其實,企鵝走了的消息,一直沒有被我的意識正式接受,
一個遠在地球另一端的摯友,
一個透過網路交集的知己,
突然的從地球上消失,
對你的生活其實並不造成太大的影響,
但,心裡有個屬於他的回憶區塊,
卻不停的運作著思考著,
甚至還不停的等待著盼望著,
那個屬於他的對話窗會從螢幕右下角'登'的一聲彈出,
繼續我們未完的對話

認識企鵝,是那個青澀的年紀,
他留著服貼的短髮,眼睛看不見的笑著,
會叫他企鵝,應該是大家嘻笑怒罵中看見他翹起腳尖用腳跟學企鵝走路的樣子而來的吧?
企鵝眼睛小,印象最深的是當時的班長曾經在他面前問他說
'企鵝,你的眼睛是開的還是閉的阿?'
在那個半大不小的年紀,
我們一起做公車上學放學,
一起面對升學的壓力,
一起打鬧嘻笑....

到了高中,企鵝選擇了一個跟升學不太有關的學校,
獨立的一個人在陽明山上生活著,
我們有著聯絡,但大多時間各自揮舞著青春,
印象中大學時可以跟企鵝講電話一講4-5個小時,
但下次見面或聊天可能是幾個月後的事,
當時沒有手機,常常電話拿起來聽到是對方的聲音就直接問說'怎麼啦?又跟男朋友吵架啦?你現在男朋友是那一個阿??'
(我很多的朋友好像都是這樣,平常並不會特別聯絡,
但是一聯絡卻又好比昨天才見面的熟悉)

後來,我們畢業了,各自為自己的生活努力著,
我知道他在中壢盡力做著一個稱職的英文老師,
他依舊會在電話中跟我分享他的生活,他面對的壓力,他感情世界的點點滴滴
她說,她想努力工作賺錢,想在回去唸研究所,
我們都自以為是新時代的女性,結婚生子之類的選項似乎都還不在那時的人生清單裡出現過,
她的男友大多是外國人,因為她說,她受不了台灣的沙豬,
也無法想像自己面臨傳統的壓力

然後,又有一段時間的沒有聯絡,
卻在我開始到幼稚園兼課的某一天中午,接到一通來自國外,
號碼很長的電話,
電話那頭是他的聲音'筱媛唷?我是企鵝~我在美國啦!!'
我'啊~~~~~'的尖叫了一秒,
她似乎還嚇我嚇不夠地繼續說:'我結婚了啦!!'
這次的尖叫是'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我同事全都斜眼睨著我才收起聲音
更好笑的是,他大聲用來呼應我的尖叫是 '我好想吃蚵仔麵線喔!!!!!!!!!!!!!!' tusky%20(70).gif

從那時開始,我們的聯絡就從電話轉成了網路
她開始透過msn & E mail告訴我她在美國的生活,
她產後的憂鬱,她開始考到駕照的興奮,
她開始做菜的成就,她在那兒新認識的朋友
她女兒成長的點點滴滴.....
我一直很佩服她的勇氣,自己一個人帶著行李還有一條狗,
為了愛情飛到半個地球遠的地方去,
但是他也會告訴我這一路走來他所犧牲的,
他原本的社交圈不見了,家人遠在半個地球外,
連想煮個熟悉的食物也得開2-3小時的車去買材料
長大後,我們都慢慢理解,有些事沒有對錯,只是選擇不同

她的結婚,我沒有參與,我的婚禮,她也沒能回來,
我一直跟她說   快拖你老公回台灣補請啦,
她則是一直跟我說 快生個小孩好跟我聊媽媽經啦~
去年,我流掉一個小孩,她也在我的msn分享空間留下了安慰的話語

她嫁到美國後回來兩次,
第一次,我去找她,問她要吃什麼嗎?
她說:"嗯~我想吃炒麵!!" 我想對她來說,台灣的小吃是他最大的鄉愁吧!!
後來第二次回來,我跟老公還陪她四處走走,
帶她跟甜甜去看了卡通'快樂腳'
甜甜指著螢幕上的企鵝叫'媽咪! 媽咪!!'
我開她玩笑說"你女兒也知道媽咪是企鵝ㄟ~真聰明"
她則是笑著回應"她的意思是,<媽咪!那是企鵝啦!>"

我還跟她說,下次回來,來跟我住吧,不然你帶著小孩跟你媽擠一個房間也太小了

關於企鵝的回憶,許許多多,片片段段,
卻嘎然停止在2008年的10月底,
也許就像佩德說的,
她的人生,不在於活了多久,而在於活的多精采吧!
一篇文章的篇幅,載不下我們曾有的回憶,
先以一些企鵝回台灣時合照的照片做一個暫時的逗點吧:

PB260011.JPG

PB270018.JPG

PB300041.JPG

PB300042.JPG

 

 

 

創作者介紹

沙畫~莎話~莎莎的話

莎莎之妞蟹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ristine
  • 我們都很幸福,有一個在我們生命中扮演這麼重要角色的朋友。
    我們也都很幸運,她人生三分之一的時間,我們都有參與到。
    希望她可以知道,我們多驕傲可以擁有一個向她這樣的朋友。
  • 是的,記得你的夢裡,企鵝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如常的笑著.
    她是想告訴我們,她是笑著離開的吧~

    莎莎之妞蟹媽 於 2008/12/02 16: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