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向不喜歡討論政治,我總認為,這跟挑選伴侶一樣,
王八烏龜各有所好,沒什麼好干涉,也沒有討論的必要

但是,今天的我,看新聞看到差點連我沒有高血壓的人都氣到差點吐血
因為這已經不是政治選擇的問題,
而是我所處的國家的民主素質的問題

"民主,是有充分的言論自由,但也絕對護衛與我相反意見的發表自由"

我不知道,這樣一個基本的民主概念,號稱'民主進步黨'的黨員們,
究竟理解多少,又體會了多少?

遠來的客人,被我們的暴民困在飯店裡失去了行動自由,
外來的記者,被我們的人群扯髮肋頸失去了人身自由,
如果這就是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很抱歉,
我個人深切且憤怒的引以為恥!!

今天一整天,台北的街頭洋溢著暴躁與憤怒,
我不明白這些憤怒哪裡來的,
不是說,我們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嗎?
不是說,我們要以自己的力量走出去嗎?
如果你真的相信自己的主權不可動搖,
如果你真的相信自己的力量不容小覻,
那麼,另一個國家的賓客,我們難道不應該相待以禮,
好好溝通雙方互惠的未來嗎?
胡亂吵鬧只會更證實了,這是個吵著要糖的小孩,
而不是成熟懂事理性溝通的大人阿!!

最讓人不齒的是,領頭的政治人物,
行前還信誓旦旦的發表聲明'我們將會盡力維持活動的秩序與和平'
卻在暴亂發生,失去控制時改了一套說辭
'那些人不是我們組織動員來的,是臨時參與的民眾'
言下之意,暴民之民,非我族類也
請問,如果連支持你活動的人民,都不算你的同類,
那你又怎麼能再選舉時告訴人民,
我能好好照顧你們每一個,不論非不非我族類?

類似的似是而非的言論,由邏輯的立場看來,
好笑且一攻即破,
但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言論一再的出現,
卻有人相之信之且奉之為圭臬?

最近在看簡媜的書,喜歡他書裡的一段話
'這島上的大多數人,其實都沒有不愛台灣的理由與選擇權,
嘲諷的是,有能力(或有選擇權)不愛台灣的人,
竟咄咄逼人問沒有能力不愛台灣的人[你為什麼不愛台灣?]
而這種歪裡竟然成立,有效而且成為主流論述!'

我是屬於沒有理由不愛台灣的小孩,即使我是該死的外省第二代,
但我生於斯長於斯亦將老於斯葬於斯,
台灣是我永遠的故鄉,
我不希望有一天,當我到對岸,或者世界任何一個地方觀光,
說起我的出身,外國人會輕蔑的撇撇嘴角
'Oh, I know Taiwan! The violence island!'

真的,我衷心的祈望,
天佑台灣,天佑中華民國,
給我們的領導人更廣闊的視野,
給我們的人民更大的格局,
給所有的警察無上勇氣以作為執行正義的使者,
讓所有的暴力於這島上無所遁形

 

 

創作者介紹

沙畫~莎話~莎莎的話

莎莎之妞蟹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